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好骗了!

作品:无双庶子|作者:漫客1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7-25 22:22:20|下载:无双庶子TXT下载
  这位大理寺卿也是倒霉,他上午的时候进宫见了张渠,本来说的好好的,结果张相见了陛下之后,不知道发什么疯,对着他就是一顿痛骂。

  好在最后张相说了,羽林卫的人会来处理大理寺的事情,这位大九卿之一的大理寺卿,才放下心思回到了大理寺。

  结果他刚刚从后门进来,就有知根知底的人把后门也给堵住了,这下大理寺里的人,彻底出不去了,他们又苦等了一个多时辰,这才等到了李信等人的到来。

  严卿正对着李信苦笑道:“李郎将,咱们这些人,中午饭都还没有吃上,你再不来,我们便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?”

  李信诧异的看了一眼严守拙。

  “大理寺里,没有做饭的人么?”

  “有是有。”

  这位大理寺卿叹了口气:“只是他们每天早上都要出去采买粮米还有肉菜之类的,都是推着车出去,现在这个光景,他们出去了哪里还进的来?”

  “李郎将,你快让羽林卫驱散这些刁民罢,再让他们闹下去,我们这些人饿肚子事小,朝廷法度尊严不存事大啊!”

  李信对着这位大理寺卿笑了笑:“我等是奉皇命来的,自然会驱散这些人,不过这件事处理起来有些棘手,下官要先跟严卿正问一问情况。”

  严守拙叹了口气:“李郎将但问就是。”

  “下官方才在外面听他们说,要大理寺释放那些被抓的御史,严卿正,这些人如果能放出来,那些生员举人也就没有理由再闹了,能放否?”

  “李郎将说笑了。”

  严守拙苦笑道:“那些人进大理寺,是走了朝廷程序的,非是太子殿下一个人说了算,三省的相公们个个都是点了头的,他们要大理寺拿人审讯,如今人还没有审讯,哪里能够放人?”

  “若是因为这些刁民闹事,就把这些人放了,且不说严某的官帽能不能保得住,我大晋的司法威严将被置于何地?”

  李信眨了眨眼睛,笑道:“那这个王安民,严卿正以为该如何处置?”

  “李郎将,当日动刑的是东宫的人,与我大理寺无关,而且这个人死在的大理寺外面,大有蹊跷,本官以为,王安民的事情还有待商榷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严守拙咬了咬牙:“这件事就算要查,王家的人也要把棺材先弄走才是,这样聚众闹事,实在是不成样子。”

  李信低头道:“严卿正的意思,下官知道了,下官这就去驱散人群。”

  李信说着,就要往外走。

  严守拙愣了愣,然后顿时就慌了神,一把拉住李信的衣袖,压低了声音,颤声道:“李郎将莫要害我!什么叫做我的意思?”

  李信疑惑的看了这位大理寺卿一眼。

  “严卿正,现在是你们大理寺衙门被围了,因为大理寺衙门人手不够,所以陛下才派了羽林卫过来协助,所以该如何行事,自然是按严卿正的意思来,我们羽林卫只管动手就是。”

  这是在甩责任。

  严守拙冷汗直流。

  这种情况,小孩子也能看出来是两位皇子在斗法,他一个大理寺卿,看起来是位高权重,但是却不足以插手进这种斗争里的。

  这位大理寺卿压低了声音,咬牙切齿。

  “李郎将,是陛下派你们羽林军来的,你们该怎么做,都是陛下的意思,与我扯不到关系!”

  李信眯着眼睛笑了笑:“严卿正,我方才已经说了,是陛下派我们来的不错,但是陛下是派我们来辅助大理寺平乱,我们这些粗人又不懂章法,自然是严卿正如何吩咐,我们便如何做。”

  严守拙死死地拉着李信的衣袖,紧咬牙关:“李郎将,咱们无冤无仇,你不要害我,这如何能是我的意思!”

  李信眨了眨眼睛。

  “那严卿正到底是什么意思,说出来就是,我们羽林卫都是愿意照办的。”

  李信声音平淡:“哪怕严卿正现在下令,让下官带着羽林卫把外面的人统统抓起来,下官也立刻去做。”

  这种时候,谁都不愿意担责任,不愿意得罪人。

  承德天子让李信来处理这件事情,用意是想看一看七皇子会作何反应,但是现在七皇子那边不想插手这件事,那么就要有另一个人来为这件事负责。

  李信“个头”太矮了,担不起责任,也不太愿意担责任,这位大九卿之一的大理寺卿,个子不高不矮,刚好是背锅的上好人选。

  严守拙满脸都是苦涩,他对着李信作揖连连:“李郎将,你可放过我吧,这件事无论羽林卫如何做,都跟本官没有多大关系!”

  “我大理寺也是受害者!”

  李信面色平静。

  “如果严卿正没有什么指示,那下官也不敢妄自行动,只能在这里等着了。”

  严守拙怒哼了一声。

  “那就在这里等着!”

  李信突然展颜微笑:“严卿正,你是大理寺卿,这件事不管你怎么甩脱,都与你脱不开干系,还不如光棍一些的好。”

  光棍个屁!

  不处理外面那些人得罪太子,处理了那些人又会得罪另外一个皇子,甚至是得罪另外三个皇子,这种选择题,打死这位大理寺卿,他都不会去做的。

  严守拙苦笑道:“李郎将,你是奉了皇命的人,万事……都有陛下,你何苦为难我这么个小官?”

  他想说万事都可以推脱到陛下头上,但是这种话大不敬,他没有说出来。

  李信心里暗暗吐槽。

  小官?大理寺卿已经是大九卿之一,与京兆尹一样都是正三品,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成为阁部重臣,这种级别已经是正儿八经的朝堂大佬,这个严卿正居然说自己是小官!

  唉,世道变了,现在的人啊,不好骗了……

  李信思索了片刻之后,对着严守拙微笑道:“严卿正,咱们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,不如这样,我们打个商量?”

  严守拙心里也长出了一口气。

  如果这样僵持下去,最后先撑不住的肯定是他……

  因为他中午没有吃饭…撑下去肯定是不去李信这个年轻人持久的!

  “李郎将请说。”

  李信微笑道:“你欠我一个人情,我帮你把这件事处理了,如何?”

  严守拙郑重的看了李信一眼。

  “是欠李郎将一个人情,还是……”

  李信是魏王府的人,朝廷里基本是人尽皆知了。

  李信脸上的笑意收敛。

  这些王八蛋,一个比一个精!

  “就当是欠我个人一个人情,总可以了吧?”

  “好!”

  严守拙痛快无比:“李郎将现在去处理吧这件事,不止是严某,就是大理寺上下,都欠李郎将一个人情!”

  “严卿正爽快。”

  李信微微一笑,负手走向大理寺衙门的门口。

  他亲手推开门闩,把大理寺衙门的大门彻底洞开。

  那些围着大理寺的人,见到大理寺门户大开,立刻开始躁动起来,有些鬼鬼祟祟的人,藏在人堆里,开始大声嚷嚷:“大理寺开门了,大家冲进大理寺,把诸位御史救出来!”

  “太子失德,但是陛下却是圣明的,我等是进去救人,陛下知道了绝对不会任由太子胡作非为!”

  这些人就要开始朝着大理寺衙门冲过来。

  守在大理寺门口的羽林卫都是抽刀在手,看到冲过来的人群有些紧张。

  沐英回头看了李信一眼。

  李信面无表情的站在大理寺衙门的门下。

  他腰里的青雉剑被他缓缓拔了出来。

  “奉皇命,上前一步,杀无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