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十一章 因为饭而引发的阶级思考

  PS:本章里有一段是为了给一位读者答案,当然了,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到,可能我已经不在他的书架了。

  我要给各位明确一点,我不是写史书,所以肯定不是按照全全的正史写(除了一些知识点),而且,有的是东西可以写,这个一直担心进宫的可以放心了。

  …………正文…………

  “十八路诸侯,必须变成十九路!”

  “主公,我们的兵马不够。”

  李荨昆:…………

  李庆杨:?(?????)?

  怎么以前就没发现你话这么多呢?

  李荨昆看着一脸认真的李庆杨,无奈的叹了一口,毕竟自己也不能跟人家撒泼不是?

  李荨昆一想到“兵马”二字,突然仔细的算了算,发现自己的稻田其实并不是很逆天。

  未来杂交水稻一亩最高可产量900公斤,也就说1800斤,换成石制单位就是60石。

  现在农田每日3石,杂交水稻六个来月就60石,而且还是单一的水稻产量。

  如果说是单独种植玉米,后世产量会更高。

  现在1200块稻田,也就12000亩地,每日产量三万六石,很多吧?

  每日居民的日常购买,农民的自己收成,军队和马匹两个大户消耗,牧场的牲畜和酒楼的加工。

  如今实际上每天也就是进账几百石而已,随着军队和居民的增加,肯定还是要进一步扩大的,要不然根本不够内部消耗!

  而如果军队不够多的话,扩大农田是极其不稳定,农田的扩张,很容易早到毁灭式的打击。

  亩产3石粟,是汉代文献公认的,考虑到复种的因素,亩产 3.33石的产量也是有的,南方耕作粗放,水稻亩产在2.77石,粗放耕作,还一年三熟,啧啧啧。

  而且,除了一般亩产以外,还有水利灌溉田和“代田”,特别是“区田”的特殊高产。

  汉代的高产田则一般可到亩产十石或说亩锺之田,至于区田则有更高的产量。

  所以说,哪怕每天一收成,自己的优势也是脆弱的!

  也就是说自己的粮食产量除了比交州地界高以外,没有任何的优势了?

  “科学是第一生产力啊。”

  (此上段为了给开字为头的一位书友,解释一下粮食金手指的问题,军队是严格限制的,如果连粮食的金手指再不开大一点,还怎么活?)

  “主公,等过些时日,待十三队轻骑兵训练完成后,便可以考虑向外推进,进一步扩大人口规模了,五万余人的生产力远远不够。”

  汉代军队编制基本沿袭秦代编制,以秦始皇陵出土的兵马俑情况看,很可能是四骑一组,三组一列,九列一百零八骑为一队。

  13队轻骑兵,也就是1404名骑兵,剩余的96匹马,有6匹是李荨昆自己以及李选延、李孝彬、李元裕、李煜晨、李文铸五人所用的马匹。

  另九十匹马,则是充当后备资源。

  如果某一队骑兵出现减员,那么在系统马场的作用下,可以很快的补充骑兵。

  马匹,比骑士还要重要哪怕是挂逼李荨昆,也是如此。

  李荨昆深以为然的点点头:“嗯,而且我有预感,等我的属民到达了一定的数量之后,会有一些让我闹心的改变呢。”

  人口限制,这是个致命伤,虽然系统一直到现在都没说,但是两张卡有预感,快了。

  虽然大几万人的人口在要塞、帝国时代等游戏里,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(除了开人口挂的)。

  但是……

  这特么不是游戏!这不是演戏,这不是演戏!

  东汉末年,群雄逐鹿,几万人够干啥的?

  哪怕是窝囊至极的“孔北海”和韩某,也都是麾下戴甲之士几万人,那后勤的属民,没有大几十万李荨昆是打死不信的。

  一个北海太守,一个冀州刺史,其人口何其之多?

  所以,只能说自己的系统还算是良心的。

  要塞一上来给我整什么人口限制,那就别种田争霸了,找个大佬抱大腿,当个名留青史的将军得了。

  “嗯,这些天一定要抓紧时间锻炼士兵,庆杨,应招兵、猎弓手的训练交给你了,李汉亮和李贤云两个人说到底还是不够。”

  “是,主公。”

  应招兵、猎弓手虽然不是精锐,甚至严格来说上战场就是送死,但是,应招兵和猎弓手如今是李荨昆手中最强的力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。

  李荨昆又看向马场,憧憬的说道:“现在,就看这十三队轻骑兵会不会给我带来什么惊喜了。”

  为了他们,李荨昆放弃了一天的步槊和皮甲的产量,全都去做马槊了。

  幸好系统没有游戏里的什么爵位限制、声望限制,要不然就自己这个水平,直接玩完。

  不过……

  话说老子的领主厨房呢?奶牛场呢?说好的和小麦匹配的坊车呢?

  李荨昆摸着下巴,看着天空,那是杀人的目光…………

  “艹!老子堂堂领主,过了新手期,手下大几千人,领民五万余众,居然每天吃面包!吃肉干!喝的是啥年份没有的葡萄酒和那让人胃胀的麦芽酒!”

  李荨昆坐在要塞三层,看着眼前的万年不变的肉干和面包,唯一变得就是白开水变成了麦芽酒和葡萄酒。

  “呸呸呸!”

  气急上头的李荨昆一口干了眼前的葡萄酒,差点没当场去世。

  憋的面脸通红的李荨昆,不信邪的一遍一遍的翻着不知道已经翻了多少遍的建筑列表,发现里面真的没有领主厨房。

  “唉,能不能换一样啊,天天红烧肉吃死了!”

  李荨昆:???!

  李荨昆几步上前,走到窗户旁边,发现说这话的是一名参加弓箭手训练的士兵。

  眼前之人,看样子应该是他的老母亲了。

  “是啊,老婆子,咱也不能天天吃红烧肉啊,你看看人家老刘,昨天晚上人家家吃的烤全羊,还请了老周他家嘞!”

  李荨昆:…………

  听听!这特么说是人话吗?!什么家庭啊?看不上红烧肉?是你当属民的膨胀了还是我这个领主落伍了?

  那个老妇人掐着腰,恶狠狠的说道:“哼!你还有脸说呢!人家老刘一把岁数了,还能去铁匠铺干活呢!刘太太是牧场的放牧人,一天管饭,人家一个儿子是长枪兵,小孙子今天刚刚成年(16),就被选进轻骑兵了,还有人家儿媳妇,在一家酒肆里当差呢!

  人家家是什么收入,你再看看咱们家是什么收入?你一个老农,也就够每天的主食,还有你这个不争气的玩意,一个伐木工,还挑三拣四的,要不是我在葡萄园,你媳妇在酒楼居所当差,你还能有现在的生活?你那孩子早就饿死了!

  烤全羊?今天晚上连红烧肉都没有!”

  那老头和比李荨昆大一点的年轻小伙全都是羞愧的低下头,一顿好说好商量才保下了今晚的红烧肉。

  李荨昆摸着下巴,看着回家对三口人,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。

  “看来如今领地内虽然人人都能够吃饱,而且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的特权阶级,但是还是存在着差距。”

  李荨昆吃了一口肉干,又喝了一口麦芽酒。

  当兵的比从事手工艺赚的多,从事手工艺的比酒肆、酒楼居所服务业挣得多,服务业比麦芽酒厂、葡萄酒厂加工业赚得多,加工业比农民、果农等生产者赚得多,而生产者又比放牧、看马、砍树等无收入管饭的生活要好。

  李荨昆好像把那老头的惆怅和那青年的无奈加在了自己身上,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麦芽酒:“唉,哪来的什么大同社会啊,有人的地方就有阶级,佛曰众生平等,却又不看看,只要有人,终究会有三六九等。”

  “嗯?!卧槽?!李德真你不用在仓库看着吗?”

  后知后觉的李荨昆,才发现自己身后一直站着一个人,每当自己喝完一杯麦芽酒的时候,李德真就会给他倒满。

  “主公,今天都所有交易已经完成了,现在已经是六点三十七分了,我已经休息半个小时了。”

  李荨昆点点头,说道:“王朗呢?他不是说今天来见我吗?”

  李德真笑着说道:“主公英明神武,让城池得到了新的发展,经济结构得到完善,经济体系更加标准,这让王朗叹为观止。”

  李荨昆:“所以说王朗呢?”

  李德真:???

  主公今天喝多了?平时主公不是这么说话的呀???

  李德真愣了一秒,又用一秒在心底快速措辞一番后,说道:“王朗可能会在一会前来拜见主公。”

  李荨昆叹了口气,看着已经吃完了的面包和肉干,感觉自己不能够坐以待毙!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晚上好啊!人生难免挫折,与其纠缠不清,不如及时放手,人的成熟,体现在不再浪费人生斤斤计较,而是把机会把握在自己手里。”

  王朗:…………

  你这突如其来的安慰和开导让我很慌张啊。

  而且,你这坐在火坑旁边这是干嘛呢?为什么感觉这么香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