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586章

作品: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|作者:红烧豆腐干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7-25 22:23:03|下载: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TXT下载
  第586章

  被一根萝卜吊着的马儿拉着车架子,离开了城西,一路上被某个坏心眼儿的小丫头调戏到了城南。

  而马车车厢内的田老汉很荣幸地进了一次“红地毯”,可惜他毫无知觉不说,还是短短的几秒钟。

  蹲在外面车头的关平安拨弄着鞭子,一边继续指挥着马匹拐弯朝目的地而去,一边注意着车厢内的动静。

  她刚才应该用一步倒的,真是失算,咋就随手就是砍人脖子呢?万一人家田爷爷是位高手呢。

  岂不是来几招就会惊动一大票人?她这胡思乱想的,没多久,眼见是要事先约好的粮谷加工厂。

  这一下子,可就没留给关平安多少闲功夫,她立马一边将鞭子的一头萝卜拉近好让马儿先吃,一边立即喊停。

  要不是怕连累田老汉,关平安真想策马奔腾一回。她的软剑是回来了,可她的将军却是再也与她无缘。

  喂了可怜的大马吃了顿美食之后,关平安跳进了车厢,咬咬小碎牙,她还是憋住呼吸往田老汉嘴里塞进一块“糖”。

  这块混合“一步倒”的糖块真是关平安精制而成的改良版,内含她小葫芦的神仙水和蜂蜜,可把她心疼坏了。

  原本,唉……原本她是出远门所特制,专门为了应付她姥爷叶五爷所用,如今只能便宜了田老汉。

  小手点着田老汉的喉咙,喂了半碗水之后,关平安把老人往车厢门口挪好,摆成一个病重倚靠的姿势。

  再三检查一遍,确定无误。

  她这才开始往车厢车架被摆上一个个装满稻谷麦子的麻袋,指挥着马儿往村口的粮谷加工厂而去。

  与关平安约定好的王友良自打天一黑开始就坐立难安。他负责的这处碾坊因为靠近城郊,也算肥缺。

  尤其有了电。

  什么高粱、谷子、苞米的扛到他这,很快就能“碾”出来,成品的质量优于手工碾子碾的,更是速度快,因而他时常替些“熟人”代加工。

  当然也不是什么熟人都能让他为了捞点外快放弃这份工作,为此他特意使了点小手段挤走原先的同事,安排小舅子进了这处加工厂。

  世人都说夜路走多了难免遇上鬼。这不,他一直担心已久的事情出现了,今天就有个小丫头来跟他“谈生意”。

  虽说那黑丫头也说了她家大人不管闲事,只要帮忙干点活,工钱也会给,但谁知会不会是真的。

  “姐夫,那辆马车是不是?”

  王友良吁出口气,“半夜三更的,估计也就是这家。等会儿你多盯着点。再干两票够你彩礼钱咱们就歇了。”

  “中!”

  听到小舅子瓮声回话,王友良这次没心情多言,率先一步拉开碾坊大门,静等马车进入院子。

  停好马车之后,关平安跃到地面,从挎包内掏出一份证明递给王友良,“叔,你放心,我们不是坏人。”

  王友良不解地接过一看,是大队证明。见状他更是迷糊,有这玩意儿还用得了半夜三更干活?

  谁家有这么多精粮?关平安蹙了蹙眉伸手“抢过”证明,“我爷身子骨不舒坦,还得你们劳烦快些。”

  说完,关平安又跃到车上,双手抓起一个一百多斤重的麻袋一跃到地面,惊得王友良俩人顿时楞在那。

  “快点!”

  被小小人儿一催促,俩人立马回醒。也是,没点本事,这一家大人敢让个小丫头赶着满满一马车过来?

  等搬走一大半麻袋,露出车厢那倚靠着的老人,王友良更是不敢多言,连连朝小舅子使眼色。

  ——别说话,快点干完让他们走人。

  ——中,我这就启动机子。

  时刻观察着他们的关平安见状面色一缓。能不出手,她还是很好说话的,更不会让人家吃亏。

  不过嘛,要是动了歪心思,可别怪她哟。

  机器开动的隆隆声响,很快让关平安无视噪声,瞪着一双大眼睛不停地瞄着碾房内的几个大家伙。

  乖乖~

  只见一麻袋的谷子倒进一个大家伙的上斗内,很快下面一个出口就源源不断地出来去了颗的大米。

  虽然还得再倒入旁边什么机子轮流一翻,可实在让她心惊不已。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现代化。

  她算是能干的吧,也算力气大吧。

  可也得花上个把小时才能砻了五十斤左右。砻后呢,她还得要把这些糙米放入石臼内捣白。

  村里一个石臼最多也就容纳个七八斤,还得捣上几百次,米才能变白。最后的最后还得用米筛进行筛一遍才行。

  这活是既烦人又累人,要不是想让她爹娘和小兄长能吃上白花花的大米饭,她饿死都不想干。

  可现在?

  关平安眼神闪了闪,果断退回麻袋堆旁。

  反正都是一次买卖,拼了!

  就是对方真回醒发现数量不对,大不了她揍一顿揍老实点呗。想不干活?嘿嘿,押也押着干完活。

  王友良这几年以来,长年累月干得就是碾房上的活。用他的一句玩笑话来说,那就是他光听听声响都能料得出成品的大概重量。

  更何况以粳米为例。这黑丫头一律要求谷子“标一粳”。(“标一粳”就是一百斤稻谷打出72斤大米。)

  就连白面也是如此,与其他人家杂七杂八重量繁多又不同,他更不用多费脑子就能得出成品数目。

  可不对,是真不对劲,明明加上这黑丫头他们三人最多也就拉了一板车的麻袋,可为何老干不完?

  王友良瞟了眼埋头苦干的小舅子,再瞟了眼捏着石头当泥巴玩的黑丫头,顺着飘落的粉末,他再瞟了眼黑丫头脚下的人影。

  还好,还好。

  他王友良能百分百确定这不是什么哪路小鬼,那就好。不知是天热还是心慌,王友良整个人浑身如同从水里捞出似的。

  关平安眯了眯眼,果断扭头看向那个小林的小伙子。还是人家年轻人沉着稳重,瞅瞅这干活的速度!

  王友良表示很冤。他小舅子是出了名的憨子,要不然他岂会不拉自家亲兄弟,反而拉拔岳家?

  怕媳妇?

  说笑呢。